您現在的位置:海峽網>新聞中心>體育頻道>體育新聞
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

                    日前,孫楊正全力備戰本周日開賽的2019年光州游泳世錦賽。此時卻傳出了“孫楊暴力抗檢聽證”的消息,這到底是什么情況?

                    上周末,澳大利亞的《星期日電訊報》獲得并發布了一份長達59頁的關于孫楊與興奮劑檢測人員沖突的完整報告,詳細描述了這一事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對此,國際泳聯執行主任科內爾-馬庫萊斯庫在接受法新社采訪時很是不解:“這是非常有害的,我不知道如此機密的信息,怎么能夠被公之于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孫楊暴力抗檢聽證什么情況 孫楊為何暴力抗檢

                    據法新社報道,世界反興奮劑組織上訴至國際體育仲裁法庭的“孫楊暴力抗檢一案”的聽證會,經過四個月的工作排期之后,最終確定將在今年9月份舉行。由于程序上的保密性,聽證會將在具體哪天舉行并沒有被披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談及即將到來的聽證會,馬庫萊斯庫表示國際泳聯此前做出的孫楊沒有違規的決定是正確的:“情況很簡單——國際泳聯的反興奮劑小組已經做出了完全獨立的裁決。律師們從早上10點開始開會,一直到午夜才結束。他們聽取證詞,然后做出這些決定。根據相關規則,世界反興奮劑組織可以上訴,他們也確實這樣做了。國際仲裁法庭將在9月的某天舉行聽證會,所以我們就等著看會發生什么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目前,孫楊已抵達光州為21日打響的2019年世錦賽游泳比賽做最后的沖刺。馬庫萊斯庫希望選手們不要因此受到干擾:“希望不會有任何問題。雖然這很難說,但我不認為這會對參加比賽的游泳運動員產生任何影響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孫楊暴力抗檢一案”事發于去年9月。英國媒體《星期日泰晤士報》率先報道稱,中國游泳名將孫楊因在去年9月的飛行藥檢中與檢測人員發生沖突,并砸碎了裝有血液的密封小瓶,面臨終身禁賽的處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對于這則消息,孫楊的律師和中國游泳協會先后發布聲明,表示這是一則不實報道。孫楊的律師張起淮也在接受采訪時介紹了當時發生的情況細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事件還原:檢測組違規操作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孫楊暴力對抗藥檢”的消息傳出后,北京市藍鵬律師事務所張起淮律師依法接受了孫楊的委托,并在今天發布的律師聲明中對事件予以澄清。聲明中提到,IDTM公司在去年9月4日對孫楊進行興奮劑檢查的過程中存在多項違規操作。在接受新華社專訪時,張起淮律師對事件進行了還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國際泳聯授權委托IDTM公司在中國境內進行興奮劑檢測,2018年9月4日晚,IDTM公司派出一名主檢測官和她臨時找來的兩人擔任“血檢官”和“尿檢官”。值得一提的是,這位主檢測官在2017年的一次興奮劑檢測中,就因沒有出示任何證件被孫楊投訴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張起淮律師透露:“由于‘血檢官’和‘尿檢官’的行為舉止不符合日常興奮劑檢測人員的規范,孫楊提出了質疑,要求他們出示證件,結果他們沒有IDTM公司出具的進行此次檢查的授權委托書。”而在這個三人檢測小組中,“只有主檢測官出示了該公司的授權委托書,另外兩人是臨時找來的,沒有經過興奮劑檢測的培訓,沒有興奮劑檢查官資格證明,更沒有相應的授權委托文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孫楊在第一時間致電國家游泳隊領隊進行請示,并請來了浙江游泳隊隊醫,隊醫到場后與浙江省反興奮劑中心副主任進行了電話聯系。此后,國家游泳隊領隊和浙江省反興奮劑中心副主任均與IDTM派來的主檢測官進行了電話溝通,并明確告知對方:要嚴格執行國際泳聯的反興奮劑規定,如果證件不齊全,興奮劑檢測人員的資質和程序存在問題,不能配合進行后續的檢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力證清白:國際泳聯已裁決

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泳協在官方聲明中透露:“國際泳聯就此展開調查后,中國泳協本著嚴肅認真的態度,要求孫楊積極配合調查,客觀真實反映當時情況。”張起淮律師則在接受孫楊的授權委托后,經過現場調查和取證,于2018年11月19日和孫楊本人、家人和證人出席了國際泳聯在瑞士洛桑對此事召開的聽證會。不過IDTM公司的當事人均未出庭,主檢測官在中國通過視頻方式參與了聽證會,“血檢官”和“尿檢官”缺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張起淮律師介紹稱:“我們提供了大量證據,包括58張視頻截圖和監控錄像,客觀還原了當時的現場情況,得到了國際泳聯的裁決,結論就是‘孫楊沒有過錯’。”他同時強調:“IDTM公司所委派的興奮劑檢測人員在對孫楊執行興奮劑檢查過程中,檢測人員的資質和檢測規范存在問題。孫楊有權拒絕無效的檢測。”中國泳協也在聲明中重申:“國際泳聯反興奮劑委員會關于這一案件做出的決定中明確說明:IDTM在2018年9月4日執行的興奮劑檢查是無效的。孫楊先生沒有違反國際泳聯反興奮劑規則第2.3條或2.5條規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此后,新華社記者獨家采訪了當時臨時組成“檢測三人組”中的“尿檢官”,他表示自己是“莫名其妙被臨時叫去幫忙的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張起淮律師在接受新華社記者獨家采訪時指出:“實際上在三個人的檢測小組中,只有主檢測官出示了該公司的授權委托書,另外兩個人是臨時找來的,沒有經過培訓。‘血檢官’是主檢測官朋友的朋友,沒有職業護士執業證。‘尿檢官’是主檢測官的高中同學,現場只提供了本人身份證。這兩人沒有經過興奮劑檢測的培訓,沒有反興奮劑檢查官資格證明,更沒有相應的授權委托文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據不愿意透露姓名的“尿檢官”證實,自己和主檢測官是高中同學,畢業12年來各自發展,基本沒有聯系。2018年9月4日晚,他是被電話臨時叫過去幫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不是做這個工作的。我的高中同學臨時電話讓我去幫忙,因為我是男的,在取男尿樣時,男人在場會比較方便。我同學告訴我,這個事情要保密,不可以對外透露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其實我是一頭霧水,根本就不知道要做什么,對于這個事情的重要性并不清楚。當時是夏天,很晚了,我穿著短袖短褲涼鞋就去了??赡苁且驗槲业拇┲粔蛘?,我見到孫楊后很興奮,拿著手機拍照拍視頻,孫楊他們覺得我和正式的檢測官員不符,所以要求查看我的證件。而我只有身份證。然后他們打了一圈電話后,告訴我沒有相關的證件,沒有資格參與檢測事件,于是就請我到外面等候,我沒有參與具體的興奮劑檢測過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在整個事件過程中,我什么都不知道,不知道真相,不知道什么證件和資質。我就是被臨時叫過去幫忙,莫名其妙卷入了這個事情。”被臨時任命為“尿檢官”的他也是滿腹委屈。“不過,孫楊從開始到后來對我都是很客氣、熱情和禮貌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而作為規范的血檢官,應該在檢測時出示血檢官證、授權實施血檢的文書和《護士執業證》。據悉,當時負責采集血液樣本的“血檢官”只提供了專業技術職稱證書(初級),但沒有《護士執業證》。根據《護士執業注冊管理辦法》,未經執業注冊取得《護士執業證書》者不得從事診療技術規范規定的護理活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趙睿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特別聲明:本網登載內容出于更直觀傳遞信息之目的。該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該內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權利,請及時與ts@hxnews.com聯系或者請點擊右側投訴按鈕,我們會及時反饋并處理完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最新體育新聞 頻道推薦
                    進入新聞頻道新聞推薦
                    熱依扎新戀情曝光,熱依扎素顏照個人資
                    進入圖片頻道最新圖文
                    進入視頻頻道最新視頻
                    一周熱點新聞
                    下載海湃客戶端
                    關注海峽網微信
                    ?